当前位置:金亚威机械国学红楼梦中史湘云是什么遭遇?与林黛玉相比呢?
红楼梦中史湘云是什么遭遇?与林黛玉相比呢?
2022-09-15

史湘云是金陵省贾、史、王、薛四大家族中史家的千金,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的文章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林妹妹父母双亡,寄居贾府,身世可怜。因此,多数阅读红的朋友,都会对她产生同情之心,尤其是她在生病期间,同薛宝钗推心置腹所说的话,更让人感动:

细细算来,我母亲去世得早,又无姊妹兄弟,我长了今年十五岁,竟没一个人像你前日的话教导我。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,我往日见她赞你,我还不受用,昨儿我亲自经过,才知道了。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,我再不轻放过你的;你竟不介意,反劝我那些话,可知我竟自误了。

如此聪明的林妹妹,竟然甘愿接受情敌薛宝钗的橄榄枝,也不难看出她内心的孤独和无亲无故的可怜来。

大概红颜薄命,正是如此吧。

但好在,林妹妹虽然可怜,却有一个始终疼爱她的外祖母。自从她的母亲去世后,贾母便特意派了船只让人从扬州将她接了过来,同她的心肝宝贝贾宝玉一同生活,在贾府之中的地位,比三春更甚。

而在《红楼梦》中,还有一位小姐,她是史家的千金,却同林黛玉的身世一样可怜,甚至于,比她更加凄惨。她便是史湘云。

父母去世后的她,寄居在叔叔家,却没有得到小姐般的照顾,参加大观园诗社那一回,因为一时兴起,她自荐要办一社,然而,在薛宝钗的提醒下,她才发现,自己连置办东道的银两都拿不出来。

袭人与湘云关系素来友好,因此,烦她替宝玉做鞋,薛宝钗得知后,更是说出了她在叔叔家的真实写照。

你这么个明白人,怎么一时半刻的就不会体谅人。我近来看着云丫头的神情,在风里言风里语的听起来,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主。她们家嫌费用大,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,差不多的东西都是她们娘儿们动手。为什么这几次她来了,她和我说话儿,见没人在跟前,她就说家里累得很。我再问她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,她就连眼圈儿都红了,口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的。想其形景来,自然从小儿没爹娘的苦。我看着她,也不觉的伤起心来。”

看到这里,相信多数的朋友会同小白一样,忍不住为湘云的身世而流下伤心的泪水,在这一刻,也让小白理解了。为何史湘云听见大观园举办诗社,会吵着闹着,就算进入诗社打杂也甘心。

对比林妹妹在贾府所过的养尊处优的生活,史湘云寄居在叔叔家的清贫生活自然显得更可怜。如此看来,说她的身世比林妹妹的可怜并不为过。

但为何?很少有人会同情她呢?

对于这个问题,在小白看来,最关键的原因,是因为我们先入为主的偏见心理在作怪。

或许,一旦我们站在公正的位置上,去看待史湘云的遭遇,就会明白,其实她比林妹妹要幸福得多。

而大多数的朋友之所以有这种误解,在小白看来,主要是因为没有明确区分这三点。

第一:史湘云与林黛玉同贾府之间的关系。

为何需要明白这个问题呢?因为这直接牵扯到了她们二人在贾府之中能够想享受到的待遇。

林妹妹,是贾敏的女儿,是贾政与贾赦的妹妹。她的母亲去世后,她来贾府做客,有大舅、二舅两个舅舅照顾,可谓名正言顺。

但史湘云不同,她是史家的小姐,不过是因为贾母也是史家人,她才有机会来贾府做客。而显然,比起林妹妹与贾府的关系,她要疏远的多。自然,在贾府之中,她比林妹妹受到的待遇,要低得多。

从这一点来看,在黛玉没有进入贾府之前,史湘云居住在西厢暖阁里,由袭人照顾,已经显示出了,贾母对她格外的照顾。当然,随着她母亲的去世,她在贾府的待遇,确实也发生了改变。

第二:史湘云早有婚约,她在贾府之中的性质,已然不同。

在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一回中,史湘云来到贾府,袭人便用她订婚一事打趣了她。因此,从这一刻开始,她已经不是一个未出阁的小姐,而是一个名花有主的少女了。

以如此身份出入于贾府,还能自由选择自己居住的地方,不难看出,她在贾府的地位并不差。

她的叔叔出任外任之时,贾母还特意将她接了过来,这其中,也体现出了,她对自家人湘云的疼爱。

第三:史家与贾家不同的教育理念。

史湘云最让人可怜的身世之一,莫过于她在叔叔家,需要亲自动手做针线活。但在此,我们需要注意一个问题,那就是,在她叔叔家,不单单是湘云需要做针线活,而是她们家中所有的女人都是如此。

可见,这并非她叔叔特意针对她一个人,而是史家的教育同贾府不同而已。

在贾府,探春为宝玉做一双鞋子,贾政见了,会生气的说道:虚费人力。赵姨娘抱怨探春没有为亲弟弟贾环做鞋,反而为宝玉做鞋时,她会恼羞成怒,直说道:

探春听说,登时沉下脸来道:“你说这话糊涂到什么田地!怎么我是该做鞋的人么?环儿难道没有分例的,没有人的?衣裳是衣裳,鞋袜是鞋袜,丫头、老婆一屋子,怎么抱怨这些话!给谁听呢?我不过是闲着没有事,做一双半双的,爱给哪个哥哥兄弟,随我的心。

可见,在贾府,小姐夫人们,是不用自己做针线活的。

因此,抛开这些偏见,我们会发现,史湘云比林妹妹的身世要好得多。加上她一向乐观开朗的性格,更让人觉察不出她的可怜来。